本站是最全面最专业的导购网站,为你精选最优惠的打折商品,为你分享最实用的导购信息!网站地图
推荐商品
      送签名明信片+赠四折漫画+彩蛋卡+书签】附加遗产 水千丞 逆锋寒武再临国家兵器龙血作者 花火逃之夭夭畅销青春文学都市言情小说书
      • 商品编号:285
      • 市场价格:37
      • 促销价格:25
      • 淘宝编码:584480025589
      • 商品分类:都市小说
      • 商品所在地:北京
      • 商品来源:天猫
    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20 13:44:29
      商品详细信息 -

      送签名明信片+赠四折漫画+彩蛋卡+书签】附加遗产 水千丞 逆锋寒武再临国家兵器龙血作者 花火逃之夭夭畅销青春文学都市言情小说书

      附加遗产    水千丞著 下单即赠送: 随书附赠四格漫画一张+彩蛋卡一张+书签一张 另赠:签名卡明信片一张【送完为止】   雅雅走了,自杀。 这个虽然跟他毫无血缘关系,但他毕竟叫了十多年姐姐的人,居然就这么消失了,并且给他留下了一笔数额不菲的遗产,以及——一个孩子。 那年他才十九,自己都还是小孩儿,却莫名奇妙要照顾一个十五岁的少年。这孩子并不麻烦,青春期的躁郁与叛逆在他身上无迹可寻,智商极高,还有着超越年龄的稳重与成熟,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没有一样需要他操心,反而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。 只是,越相处越发现,这小子的心眼儿多得有些让人害怕啊。 他后悔了,能只要钱,不要人吗。 CP属性:妖孽毒舌娘受VS阴狠腹黑攻 受是个造型师,攻是个全能学霸     基本信息   书名 《附加遗产 上》    作者 水千丞    ISBN 978-7-5570-1578-7    页数 336    开本 32开 145MM*210MM    定价 36.8元    装帧 精装    上市时间 2019年2月    版次 1版1次    出版社 广东旅游出版社(出版地:广州)    分类号 I247.5          编辑推荐   1.白金级作家水千丞经典作品。    2.作者微博粉丝73W,已出版作品有《寒武再临》系列,《龙血》系列,《逆锋》《深渊游戏》均有非常不错的效果。本文是水千丞经典作品之一,拥有近4亿积分&超2000万点击率。读者呼声非常大!    3.《桃之夭夭》杂志六期连载,上市时间与连载时间完美融合,多期彩P封底广告+软文互动宣传。    4.内容设定非常给力,外表完美的小男孩,内心却藏着惊涛骇浪,将年长的舅舅玩弄于股掌!很受当今读者喜爱。    5.随书附赠礼品丰富:可刮金猪以及多重礼物的彩蛋卡+四格漫画小剧场+CP书签        内容介绍     全文故事由一个神秘女人自杀后留下的遗书开始。美容师温小辉下班后收到了一封早已失去联系的“姐姐”的遗书,遗书中表明他将获得三百万遗产,以及需要成为一个十五岁少年的监护人。少年名为洛羿,神秘大佬的儿子,初见时温暖活泼,才智过人,堪称天才少年。温小辉成为洛羿监护人后,与其慢慢相处,打开心扉,视他为最重要的亲人,却逐渐发现他的另外一面。黑暗,霸道,极端控制欲,洛羿的人性存在缺陷,为达目的不折手段。温小辉企图离开,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洛羿牢牢控制,洛羿为了得到三亿美元的遗产,伪造遗书,伤害他的家人和朋友。   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,温小辉一边极端恐惧,一边极端心疼。巨大的骗局中,他们都迷失了自己……       作者介绍   水千丞,中国作协成员,出生于黑龙江,现居海南,毕业于荷兰鹿特丹大学商学院,天蝎座。爱吃爱美爱旅行。写小说的第八个年头,著有《寒武再临》、《龙血》、《深渊游戏》等十余部作品。   精彩试读:    第1章 京城正值春回大地、飞花点翠的四月天。清晨,天蓝得如同水洗一般,是一年之中难得的好天气。 早间温度稍低,寒凉的风透过车窗呼呼地灌了进来,把醉醺醺地斜靠在后座上的人冻得打了个喷嚏。 “到了。”计价器嘀嘀地打着单子。 温小辉睁开酸涩的眼睛,勉强从后座爬起来:“嗯,到了?” “到了。”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,对一个醉鬼,他有些不耐烦。 后视镜里映出一张白皙漂亮的脸蛋儿,虽然眼皮浮肿,头发也乱蓬蓬的,但依然看得出五官精致,下巴尖瘦,皮肤吹弹可破,长得是男生女相。 温小辉深吸一口气:“多少钱?” “四十六。” 温小辉掏钱的手顿住了,音调也拔高了:“多少?” “你自己看。” 温小辉打了个哈欠,清了清嗓子,声音醒了十二分:“我说师傅,你逗我呢?从三里屯到我家这条道,我这辈子肯定走得比你多,不堵车的情况下三十五块撑死了,您这是到哪儿绕了一圈儿回来呀?” 司机有些心虚:“朝阳医院那边出车祸了,我稍微绕了……” “哟,您这是稍微绕了一下?弯再拐大点儿咱俩去香山看日出得了。看我喝多了蒙我是吧?我告诉你,小爷千杯不倒,倒了也开着天眼呢。”温小辉掏出三十五块钱扔到前座,“就这些。” 司机不干了,粗声道:“那不行,你给我这些让我这一趟白跑啊?” “哦,不能白跑,我昨晚喝了一肚子,要不我在车上给您卸卸货?”温小辉做了个干呕的动作。 司机嘴里咒骂了一句:“行了行了,你赶紧走吧,算我倒霉。” 温小辉翻了个白眼,推门下车了,司机关上车窗之前,骂了一句:“男不男女不女的。” 温小辉闻言猛地转身:“你大爷的骂谁呢……”他飞起一脚就要踹车门。 司机猛踩油门跑了。 温小辉一脚扑了个空,气得朝出租车离开的方向狠狠比了个中指,接着又重重打了个喷嚏,他吸着鼻子嘟囔道:“傻帽儿……啧,不会感冒了吧。”不敢耽搁,他快步往家跑去,要是在他妈醒来之前没能溜回家,他就完蛋了。 走到楼下时,他老远就看到一个穿着黑风衣的女人,瘦高,体态婀娜,一双细高跟鞋往上是两条修长白嫩的小腿,浓黑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,大清早戴着个墨镜,雪白的脸上那殷红的嘴唇非常好看。他在心里默默给这个女人的外形打了个八分,但他马上就发现不对头了,这女人怎么越看越眼熟呢。 “温小辉。”那女人在他走近后摘下了墨镜,不出所料,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眉目精致,鼻子挺直,下颌尖尖的,只是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,明显哭过,而且哭得相当狠。 温小辉心里咯噔一下,一时间很多复杂的情绪翻涌而出,有愤怒、有厌恶、也有惊讶,他没想到孙影会主动来找他:“连名带姓地叫,我跟你很熟吗?大妈。” “小辉,我没时间跟你斗嘴。”孙影低下头,似乎在调整情绪。 “你来这里干什么,有话快说,你信不信我叫一嗓子,我妈能从楼上拿着扫帚冲下来打你。” 孙影抬起头,通红的眼睛让她看上去楚楚可怜:“雅雅走了。” 温小辉一怔,呼吸顿时停滞了,雅雅?雅雅不是他姐姐的名字吗?什么叫雅雅走了? “小辉,雅雅走了,你姐姐走了,自杀。” “你……”温小辉想说你放屁,但声音却哽在喉头。他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,呼吸困难,好像整个世界都颠倒了,他晕眩得差点站不稳。 他环顾四周。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宁静的早上,遛狗的大爷、买菜的大妈、晨跑的美女、上学的孩子,这个他住了十多年的老旧小区的一草一木,都跟昨天没有任何差别,他也如很多个早上一样,疯玩一夜后悄悄回家,唯一不同的是今天一个他不想看到的女人站在这里等着他,带来一个他无法接受的消息。这个世界怎么了?怎么突然变了? 他姐姐死了?怎么可能,那个女人的心比谁都狠、都硬,她怎么可能自杀? 孙影吸了吸鼻子,从那蜥蜴皮的Birkin包里拿出一个白色的信封:“这是雅雅的遗书,她说一定要亲手交给你。” 温小辉浑身颤抖着,一把拍开了她的手,语无伦次地说:“神、神经病,那个女人早跟我们家没关系了,她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!”那个女人只要风光不要脸地活在他记忆里就行了,死了?自杀?为什么!为什么要告诉他,他一点都不想知道! “小辉,你听我说,你是雅雅唯一能信任的亲人了,她只能把身后事托付给你,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。” “身后事?呵呵,除了遗产我一律不要,我不想看到你,你赶紧滚,赶紧滚!”温小辉感觉心脏快要负荷不下去了,他现在必须马上找个地方躲起来,挽救自己快要崩溃的情绪。他往楼道里跑去。 孙影叫道:“有遗产!” 温小辉脚步没停。 “还有孩子!” 温小辉身体一顿,像踩在棉花上一样,脚步发虚。 孩子……他听说,雅雅跟那个男人有个孩子,应该不小了。他从来没见过那个孩子,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,许多年来,他们都默契地当做雅雅这个人从不存在,自然不会提及跟她有关的任何事。自他爸去世以后,他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再跟雅雅有任何瓜葛。万万没想到,时隔四五年后,再一次得到她的消息,会是她的死讯。 孙影走了过来,抽泣道:“小辉,雅雅在遗书里都说清楚了,她的遗产有一部分是留给你和阿姨的,只希望你能照看她的孩子,你的外甥。” 温小辉转过脸来,恶狠狠地看着她,眼睛一片血红:“滚。” 孙影把信塞进了他怀里,倒退两步,高跟鞋叩击着地面,发出令人心碎的响声,她捂住嘴,眼泪夺眶而出,转身跑了。 温小辉身体僵硬,眼睁睁地看着那封信飘落到了地上,他站在原地,就好像双腿被黏住了一般。 过了许久,他感到脸上微凉,一摸,湿的。他顿时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,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,颤抖着拿起了那封信。 “小辉,你怎么了?”隔壁的王婶正挎着购物袋从楼道里走出来。 温小辉低着头闷声道:“没事,喝多了,别告诉我妈啊。” “哎呀,你这孩子,年轻的时候糟蹋身体,老了有你后悔的……”王婶嘀咕着从他身边走了过去。 温小辉肩头直抖,视线一片模糊,他几乎是从地上爬了起来,抓着信,踉跄着爬上楼,风一般冲进了家里。他早已经忘了要轻手轻脚地开门,随手带上大门后,就跑回了房间,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。 雅雅走了,自杀,自杀,自杀…… 温小辉咬紧嘴唇,不敢发出声音,可眼泪已经把枕头浸湿了一大片。 “小辉?”冯月华推开门,“你个兔崽子,又出去鬼混了是不是!” 温小辉脑子里嗡嗡直响,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不能告诉他妈。 “你蒙个被子干吗?毁容了?鞋也不脱,踩一地脏脚印子,给我起来把地舔干净!”冯月华上来就要掀被子。 “妈。”温小辉带着哭腔叫了一句,“您别管我,让我自己待一会儿行不行?” 冯月华愣了愣,皱着眉松开了手:“你怎么了?哭了?” 温小辉现在什么也不想说,只想躲起来,他把整个身体蜷缩进了被子里。 冯月华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退了出去,给他带上了门。 被子里逐渐传来压抑的哭声。   温小辉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中午,家里非常安静,他妈去上班了,中午在单位不回来。 他坐了起来,大脑一片空白,迟缓地适应了很久,才把魂儿找回来。 他吸了吸鼻子,眼泪流得差不多了,也哭不出来了,他翻开被子,找到了那封被他捏得皱巴巴的信,颤抖着撕开了信封。 那封信只有一页,作为遗书,实在是太短了: 小辉 对不起,姐姐走了。 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资格做你的姐姐,但在我心里,你一直是我最疼爱的弟弟。” 温小辉看完这两行,眼眶再次湿了,他擦掉眼泪,继续往下看去: “我选择离开这个世界的原因,你不要去深究,也不要去问任何人,答应我,一定得答应我,这是为了你和阿姨的安全。从我跟了那个男人的那天起,我就已经料到自己的结局了,你不用为我难过,这都是我活该。 姐姐唯一的牵挂,就是我的儿子,他刚满十五岁,是个很优秀的孩子,我不放心把他交给任何人,姐姐求你,在他成年之前,帮我照顾他、保护他,给他亲情和关怀。我的遗产里,有一套房子和三百万现金是给你和阿姨的,我知道这些东西偿还不了叔叔阿姨对我的养育之恩,那就把它们当做你代我照顾洛羿的报酬。 小辉,姐姐这些年,一直活在痛苦和愧疚里,在这最后的时刻,我想告诉你,叔叔病危的时候,我也正躺在病床上,我既无法动弹,也不愿意让他走之前看到我狼狈的样子,所以我没有去。我知道因为这件事,你一直怨恨我,我不奢求你的原谅,我只想让你知道,我对你们有多少感激和歉疚。 求你答应姐姐最后一个要求,照顾我的儿子,他在这个世界上,比我还孤独。 ——洛雅雅绝笔 看完这封遗书,温小辉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。他深吸一口气,重重躺倒在床上,看着雪白的天花板,脑中浮现出洛雅雅的脸,回忆一幕幕涌上心头。 洛雅雅是他们家的养女,不是从小抱养的那种,雅雅被他爸收养的时候,已经十二三岁了。雅雅的爸爸和他爸是生死之交的战友,为了掩护他爸而永远长眠在了边陲雪山。雅雅的母亲不想带着这么大的女儿改嫁,于是他爸义不容辞地把雅雅带回了家。 那个时候,他爸跟他妈结婚没多久,他妈比雅雅大了不过十来岁,自然不愿意当这么大的女孩儿的后妈,可又不能将“救命恩人之女”拒之门外。当时,他妈是纺织厂的出纳,他爸转业之后分配到纺织厂当保安,家境非常普通。多了一个人吃饭、上学,对他们家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,何况雅雅长得非常漂亮,绝不是普通的那种美。而是一眼就能让人惊艳难忘的相貌,把这么一个外人放在家,他妈心里永远有一道隔阂。她性格本就强势泼辣,心胸也并不大,一忍再忍,终于在怀上他的时候爆发了。 他妈怀孕期间,情绪起伏很大,常因为雅雅的事和他爸吵架,他爸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的,逼急了就说不能对不起战友,砸锅卖铁也要把雅雅养大成人。 雅雅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儿,或者按他母亲的说法,她是个很有心计的姑娘。他出生之后,雅雅主动承担起了照顾他的活儿,所以他几乎是被雅雅带大的。曾经在他年幼的心里,姐姐比父母还亲,他还记得小时候写命题作文——世界上最亲爱的人,他写的是姐姐。 再后来,雅雅高中毕业后,就出去工作了,孙影就是她当时打工的美容院的老板娘,是个富豪的情人,他们都觉得,是孙影将雅雅带坏的。在他的记忆里,雅雅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,由于他当时年纪太小,具体什么时间记不清了,按他母亲的说法,雅雅就是在那个时候,跟了那个 有权有势的男人,还生了个孩子,当时她十八九岁吧,跟他现在差不多大。 雅雅的所作所为把他爸气得吐了血。他爸在战场上受过伤,伤残的身体,随着衰老而不断恶化,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雅雅很少再回来,跟他们家的关系也愈发疏远。 可他一直没有告诉他爸妈,又或许他爸妈知道,只是从来不说,那时候他一直和雅雅有联系,年少懵懂的他不懂大人间的是与非,只知道姐姐就是姐姐,从小到大都对他好,姐姐工作后有钱了,时不时就会去学校找他,给他买他喜欢的玩具,带他去吃他喜欢吃的食物,跟以前没什么变化。 再后来,他是真的长大了,渐渐明白了很多事,同时受父母的影响,对雅雅也开始有了新的看法。而真正让他和雅雅的关系决裂,是因为他爸的过世。 那是四年前,他爸病危在床,想见雅雅一面,他不知道雅雅住在哪里,打了无数个电话,哭求雅雅回来,可她最终没回来。他母亲一再埋怨是雅雅把他爸气病的,他以前并不敢苟同,可因为这件事,他再也无法把她当做姐姐,他恨她自私、薄情、狠心,只当家里从来没有过这个人。 人生这么长,他以为他们终有一天会再见,可他绝想不到,再次得到雅雅的消息,会是天人永隔。在死亡面前,过去所有的怨愤都显得微不足道,反而是她曾经对自己种种的好,愈发历历在目。 在那封遗书的最下面,有一个律师的电话,温小辉看了很多遍,几乎快要背下来。他应该打这个电话吗?他真的要帮雅雅抚养那个孩子?十五岁……也没比自己小多少啊,那么大一个孩子,他要怎么抚养?他连自己都养不活。 这件事他该告诉他妈吗?他妈一直不喜欢雅雅,可他了解他妈,他妈虽然嘴上刻薄,心地并不坏,得知雅雅的死讯,他妈肯定要上火,而且绝不会接受雅雅的孩子。或许,他妈会冲着那房子和三百万而改变主意? 温小辉想得头都大了,也想不出结果来,他心一横,在自己后悔之前,掏出手机拨通了律师的电话。无论如何,雅雅托孤给他,他不能见都不见那孩子一面。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:“喂,你好,曹海。” “呃,曹律师,你好。” “你好,请问哪位?” “我是……温小辉。” “温先生?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。” “哦。”温小辉平时牙尖嘴利,能一口气骂人五分钟不重样,此时却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。 曹海放缓了声音:“温先生,如果你不忙的话,明天下午我们约见一面怎么样?有很多事我们需要面谈,当然,洛羿也会来。” “可以。”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稍后会把时间和具体地址发给你。” “她的葬礼办了吗?”温小辉脱口而出。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下:“这个,我们见面说吧。” “好吧。”  

      相关商品
      • 本站是最全面最专业的导购网站
      • 本站为你精选最优惠的打折商品
      • 本站为你分享最实用的导购信息